×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如何評價《殺戮天使》瑞吉兒·加德納:黑暗中孤獨的藍寶石

FunLife 2021/11/23

瑞吉兒·加德納——無所謂罪惡的孤獨旅者,沉浮于黑暗的幽藍寶石

如瀑布般的淡黃過腰的長髮,似藍寶石般晶瑩的憂鬱眼眸,這樣的瑞吉兒·加德納無疑是《殺戮天使》中最耐人尋味的角色。她有天使的柔弱外表,在殺戮時面不改色,她因一本《聖經》得到救贖,並失去自己以及殺戮的記憶。

瑞吉兒·加德納這樣的動漫女主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因為悲慘的經歷,她的情感與認知變得畸形,獲得了不屬于她年齡的漠然和悲傷。在與搭檔劄克逃離大樓的過程中,面對離奇恐怖的事情,她表現出一種淡漠的疏離感:無論世界在她面前如何張牙舞爪,她也不改其色,因為她早已無所謂生死。這樣古怪角色為何會有著極高的人氣,除卻顏值和主角光環,我還想分析一下其他的原因。

首先,瑞吉兒·加德納的勇敢與冷靜非常人能比。

瑞吉兒失去記憶醒來後,第一反應是自己在醫院與爸爸媽媽走散了,需要儘快找到爸爸媽媽與他們會合,而很快卻發現自己的所在地離奇古怪並非記憶中醫院的樣子。要是一般的孩子,發現自己一覺醒來在一個陌生而且處處充滿古怪的地方,一定會嚇得瑟瑟發抖,但是瑞吉兒面不改色,她冷靜地在樓中探索。後來,瑞吉兒又發現一台更古怪的打字機,這打字機好像有生命可以自動打字來詢問她的姓名和來歷。對此,她也只是下意識地後退,沒有表現出任何慌亂。

後來,她因誤入電梯被送到殺人魔劄克的樓層,為了躲避兇狠可怕的劄克,瑞吉兒藏進木櫃子,劄克揮動鐮刀砍進木櫃子,削下瑞吉兒額前一縷頭髮。當時,瑞吉兒緊捂嘴巴,努力克服著恐懼。雖然這反常的冷靜舉動是為了揭露瑞吉兒的真實身份的鋪墊,但卻不能否認這行為之中體現的瑞吉兒勇敢冷靜的質量。

其次,瑞吉兒的人設相當機智。

在逃離大樓的過程中,每到一個樓層,都需要戰勝變態的樓層主人。在埃迪的樓層,她果斷用手電筒閃射埃迪的雙眼,將埃迪推進墳墓;在凱西的樓層,她機智地破解了所有難題。當得知凱西要殺掉劄克的時候,她熟練地掏出槍支,凱西本以為瑞吉兒只是一個膽怯無能的小女孩兒,嘲諷瑞吉兒在拿玩具槍嚇唬她,瑞吉兒卻打出真實的子彈,讓凱西猝不及防。在劄克與瑞吉兒一起逃離大樓的過程中,瑞吉兒充當的是一名智者的角色,他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在瑞吉兒冷靜地分析下完成的。

最後,和劄克相互救贖的故事讓瑞吉兒的設定更加迷人。

在劇情中,劄克和瑞吉兒都是有著悲慘過去的人物,因為悲慘的經歷導致二人都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和思考。劄克沉迷于殺掉那些流露幸福表情的人,瑞吉兒熱衷于縫補屍體來將喜愛的東西占為己有。一路的逃跑經歷讓二人相互救贖,相互治癒,並逐漸向正常人靠近。瑞吉兒用忠誠陪伴著劄克,她幫助劄克破解難題,否認凱西稱劄克為工具的說法;劄克也靠自己非凡的身體素質保護著弱小的瑞吉兒。

很多人說劄克和瑞吉兒之間有愛情,但他們之間的關係說是愛情又不完全算作愛情,因為這「愛情」太過反常,甚至扭曲,他們沒有語言上愛意的傳達,只有行動上的輔助和守護;沒有情侶間的寵溺,只有協同互補的合作。

雖然他們還沒有將對方當做伴侶,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早已經將對方當做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瑞吉兒和劄克成功逃出大樓的時候,二人因為對方的陪伴已經得到了救贖,殺人魔劄克不再關注殺人的快感而蛻化為守護瑞吉兒的騎士,瑞吉兒也不再靠佔有屍體欺騙自己,羽化為擁有神明並懷有希望的虔誠信徒。他們彼此之間產生的羈絆也算是他們不幸人生中的幸運,是在陰暗的世界中點燃的一束溫柔的火光。

《殺戮天使》整部動漫的色調極為壓抑,情節也怪誕離奇,甚至還有那麼一點血腥驚悚的味道,但也正是這樣的風格值得觀眾細細咀嚼,發生在這種憂鬱和悲傷中的故事也更讓人著迷,瑞吉兒·加德納就是在這個故事背景下,一個無所謂罪惡的孤獨旅者,她似一塊沉浮于黑暗的幽藍寶石,自悲傷的回憶中彌補創傷,即便不能再回歸正常,卻因尋到自己的神而獲得感動和信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