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精靈寶可夢》遊戲和動畫雙擺爛?一直在創新,越創越噁心!

《精靈寶可夢》遊戲推出新作《阿爾宙斯》,動畫新無印篇不強推小豪之後也逐漸正常,世界第一ip《精靈寶可夢》,遊戲和動畫剛從擺爛的泥濘中探出一隻腳,粉絲就已經足夠開心,可見遊戲和動畫一直擺爛,給粉絲心理帶來了多大傷害。《精靈寶可夢》擺爛是因為不思進取嗎? 實際上並不是,它一直在進行創新,但越是創新就越噁心,有時候什麼都不做,都比「大膽嘗試」要好。

動畫男二搞創新,結果噁心觀眾

《精靈寶可夢》動畫最新一季新無印篇,就是搞創新把自己搞殘的典范。動畫裡男二的定位應該是「賢內助」,照顧小智的起居飲食,和小智愣頭青的性格相映襯。新無印篇想搞新花樣,弄出了一個四不像的男二小豪。小豪的定位簡直可以用混亂來形容,你說他是「賢內助」或者智囊,但他沒什麼腦子,性格和小智差不多莽。

你說他是宿敵是對手,他的比賽水準又很菜,只是一個被卡奇吊打的新手;你說他和小智搞兄弟情,賣賣cp,他又親口說出不想幫小智實現願望這種話,對小智的態度算不上特別好。所以小豪這個角色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可能只有一個,那就是編劇留著噁心觀眾,小豪在動畫裡的各種操作很奇葩。

動畫為了配合《寶可夢go》進行創新,給了小豪用精靈球秒收服寶可夢的掛,因為《寶可夢go》也是直接扔球而不是通過戰鬥捕捉。 為了塑造一個有收藏癖的男二,動畫讓小豪見一隻寶可夢就收服一隻,連神獸也照扔球無誤。他一個新手就能夠把閃電鳥等神獸逼入絕境,已經足夠削弱神獸的臉面,我們從小看到大的神獸,排面呢?

遊戲也在創新,越創越醜

《精靈寶可夢》遊戲也一直在創新,但它不是粉絲希望的在遊戲機制和質量上創新,而是在寶可夢的造型上進行亂七八糟的創新。拿即將開售的《阿爾宙斯》舉例,《阿爾宙斯》最新的寶可夢洗翠形態,辣眼睛的居多正常的不多。首先火暴獸變成了火+幽靈屬性,然後形象一副病殃殃的樣子,當禦三家缺少一種霸氣。

狙射樹梟的髮型從兜帽變成了斗笠,尚且算是風格的轉變。但它的腿完完全全拉長,而且一點斑紋都沒有,就像穿了一條白長褲,更奇葩的是白長褲的褲襠部分還有一個謎之凸起。狙射樹梟的凸起在遊戲實機裡已經被切掉了一截,但看上去還是很噁心。

可能是阿爾宙斯人氣高,讓設計師產生了「只要把寶可夢做成另一隻阿爾宙斯,那它人氣就會爆棚」的錯覺。實際上阿爾宙斯人氣高源于它創世神的設定,如果可達鴨是創世神它的人氣也會暴漲,但寶可夢的設計師硬是不知道,在《阿爾宙斯》裡他活生生把時空之神帕路奇犽和帝牙盧卡「創新」成阿爾宙斯那樣的四腳大長腿羊駝,把時空之神的顏值拉低了一大截。

《精靈寶可夢》系列不是缺少創新,而是創新的方向不對,因此出現越創新越容易引起粉絲反感的現象,明明動畫創新式捧小智就完事了,結果它創出了個貴物男二小豪;明明遊戲創新遊戲玩法就完事了,結果它創出一大堆貴物形態,大家怎麼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