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灰原哀,一個印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的名柯動畫角色

FunLife 2021/12/30

對于每一個柯南粉絲來說,在名柯中總有一些角色是能讓你記憶深刻的,就如說這位名叫「盛繁京」的粉絲,她印象中最深的角色就是shelly(雪麗、宮野志保、灰原哀)。

當時是蹩腳的國語版配音,而且還是在不是液晶的臺式電視機上看到的,她穿著酒紅色的短袖,回頭一瞥,撩了一下咖啡色的短髮,目光凜然,語氣清冷,把撚熟于心的APTX-4869的秘密輕易道出,嚇得那個總是鎮靜異常的江戶川柯南渾身一顫,失了方寸,看他匆忙的樣子內心竊喜。

但她也會乖乖巧巧背著書包回家,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聽阿笠博士講她名字的來歷,真正被觸動到的還是她跪在江戶川柯南的面前,哭得聲嘶力竭的樣子,一聲聲竭力地質問,與之前那個淡漠疏離、高冷清寒的人全然不同。

此後十餘數年,灰原哀,這個名字一直印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仿佛悲哀是她的底色,我總記得她雨夜跌跌撞撞從垃圾口爬出來的樣子,在公車上害怕戰慄的樣子,躺在壁爐煙囪下瑟瑟發抖的樣子,走在路上心如死灰的樣子,在足球場絕望到平靜的樣子,面對小蘭手足無措到毫不理睬的樣子,感冒發燒躺在汽車上不停咳嗽的樣子,我不敢再直視那個姑娘,那個總是很冷靜地直面死亡、但也有禁區會害怕發抖的姑娘。

之前在TV版《紅色的修學旅行》中,新蘭終于在京都清水寺舞臺上發了糖,而小哀也上了熱搜,我不小心點了進去,然後看到鋪天蓋地的詆毀,什麼十八線女配倒貼男主,什麼小三插足,什麼綠茶心機,我一時間被砸暈了腦袋,怎麼這個姑娘數日不見被說成了這樣?我開始反抗,我不相信,我總心心念念那個不知道該說是脆弱還是堅強的人,所以半個月了,我沒日沒夜不眠不休,瘋狂補起主線劇情和劇場版,1000多集的漫長時光,真是看到頭昏眼花。

她說她是從黑暗逃出來的叛徒、不被光明接納,她說背叛者是沒有容身之處的,在TV版《網中迷》一話中,她說對方是一隻海豚,海豚是海洋中最受歡迎的哺乳動物,而她是從又黑又冷的海底逃出來的鯊魚,根本不能與之相提並論,她說自己是被朋友排擠的危險人物,她不願意給任何人帶來危險或者麻煩,一邊寄人籬下,一邊內心自責,明明怕極了想要尋求保護,卻說,嗯,自己才不是那種需要保護的嬌弱女子呢。

我開始理解她,這種雖然麻煩別人,其實內心無比煎熬,雖然堅強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其實害怕到想蜷縮進溫暖的懷抱。

我依然喜歡她,這種喜歡從年少時的莫名其妙,到年歲漸長時的歷久彌新、越陳越深。我也很開心能看到她的成長,看到她一臉釋然地走在夕陽下,嘴角輕輕勾起,看到她話越來越多,不再一個人拒絕所有,看到她不再那麼排斥小蘭,看到她不再那麼恐懼,看到她見到比護隆佑眼睛裡全是星星,身邊全是粉紅。

這個姑娘啊,就好像從一隻刺蝟變成了一個可愛的小朋友,也會說出想要二字,也會知道自己有多重要。

我開始理解她為什麼會喜歡江戶川柯南,其實說重了是喜歡,說輕了也不過是對強者的依賴,關于柯哀還是新蘭,是秀哀、光哀還是透哀還是GS或者是其他別的人,我都無甚所謂,我只是很簡單地希望她能幸福。

我希望她往後能溫暖地坐在夕陽下,一身輕鬆,我希望有人給她去抓遙遠的螢火蟲,給她擺女兒節的娃娃,送她愛的巧克力,帶她去坐水世界的旋轉木馬和摩天輪,陪她去海邊悠閒地吹吹涼爽的海風,釣一兩條魚,在她揶揄別人的時候跟她一起白眼,陪她逛街買Parada的包包,在她工作了一整天之後給她捏捏肩膀、泡一杯熱咖啡,在她聽完媽媽的錄音之後緊緊抱著她,會大呼她的妝漂亮,會大聲誇獎她,會陪她看《愛因斯坦的光榮與苦難歲月》,會努力彌補她錯失的童年。

我希望她餘生不再害怕、不再逃避,即使害怕也有人會抓住她的手,會在爆炸的公車前用身體護住她,會沖進火場去救她,會在她想要犧牲自己的時候罵醒她。

那個人可以不用是主角或者多麼重要的角色,但起碼要上能為她九天攬月,下可為她五洋捉鱉,要使得了十八般武藝,要耍得了酷,要能聽懂她高深的學術理論,要懂她、理解她、愛護她,那個人要長命百歲、永遠愛她,那個人只要有,只要存在,就可以了。

我曾經說,我覺得小哀是不需要用愛情來使自己更加完整的人,她本身已經足夠好了,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知道這個姑娘厲害的不得了,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但我還是希望會有人愛她,視她為珍寶。

我終于明白,原來這個感覺就和當初離開過慢魔道這部作品,只是因為,我很喜歡的角色在作者眼裡不過如此而已,那種好像不被認可和珍惜的感覺真是糟糕透了,但現在想說,其實你不在乎也好,我們來愛她就好。

最後在你記憶中最深刻的名柯角色是哪一個,歡迎留言。

(文中圖片來自相關動畫作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