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宮崎駿感歎:我對中國的失望無以復加,再也不會來中國

张1 2022/05/14

如果用三個字形容日本動漫發展史上最為濃重的一筆,我一定相信這個名字是宮崎駿,這個畢業於政治經濟學科的門外漢,幾乎成了一個世紀以來最偉大的動畫大師之一,時隔今日,吉蔔力工作室依然堅持原畫作業,這和宮崎駿對於作品極為嚴苛的要求密不可分,在他眼裡,流水線式的動畫工廠永遠只是一個工廠而已,而藝術作品應該展現在對每個細節的刻畫上。

宮崎駿的創作思維與美國動畫公司有著很大的差別,同為動畫電影,美國的電影更側重線性思維,以《總動員系列》《變形金剛》等來說,他們從本質上都是商業片。而宮崎駿更注重故事的表現性,兩者的創作主旨截然不同,說到底,還是宮崎駿不商業,實際上宮崎駿的成功也和他的創作態度有關,這也是他為什麼能風靡數十載不倒,當我們聽別人說起天空之城時,首先會想到就是宮崎駿與久石讓。

宮崎駿對於商業化的反感來源於自己童心中的執拗,宮崎駿是一個童心未老的人,在那個年代他經手過很多動畫的設計,在做完《風之穀》之後,宮崎駿帶著當時的製作團隊成立了吉蔔力工作室,由於本身的預算不多,這個工作室主要是有作品的時候便召集製作團隊,當作品完成後就即刻解散。很快,吉蔔力便完成了首部處女秀《天空之城》,這部取得重大票房成功的動畫電影靈感來自《格列弗遊記》,宮崎駿利用自己天馬行空的想像把「天空之城」具現化。

接下來的幾年裡,宮崎駿創造了諸如:龍貓、紅豬、幽靈公主等鮮活的形象,而再次將吉蔔力推上高峰的,就是那部《千與千尋》,這部動畫在日本取得了304億日元的票房,把當時身陷資金不足的吉蔔力從泥沼中拉了出來,在世界范圍內取得了極高的評價,拿到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大獎,極為難得。

宮崎駿最初因為接觸中國的動畫從而下定決定投身動畫行業,和很多老一輩的動畫創造者一樣,宮崎駿對於當時中國的動畫十分喜愛,在80年代他興奮的來到朝思夜想的中國,但在上美製片廠他與張嘴閉嘴就是錢的領導產生了意見上的分歧。

「對中國的失望無以復加。」

這是他對於那段回憶的評價。

當他去拜訪上美廠並與他們做深入交流的時候卻發現,上美廠的高層關注的重點不是動畫的核心思想,也不是製作方面的創新問題,而是集中在薪酬分配的問題上,一直迫切地向他詢問日本具體的計件付酬制度,這種制度恰恰是他所厭惡的。一旦動畫製作採用這種薪酬制度意味著中國再也拍不出像《大鬧天宮》這樣出色的動畫了,因為計件付酬不鼓勵創新,動畫製作者會因為利益的驅動不注重動畫的品質只注重速度,而大大影響到動畫的創新和水準。

《大鬧天宮》

這一次拜訪,猶如一盆冷水當頭而下,宮崎駿怎麼也想不到,曾經拍出過《山水情》、《小蝌蚪找媽媽》這樣出色水墨動畫的上美廠,居然會在「四個現代化」的大潮裡丟掉自我風格,朝著商業動畫的方向發展。

《山水情》

中國之行結束後,他悲哀地發現,中國再也不是他想像中的那個中國。曾經熱情激蕩了他整個青年時期的中國動畫被他深深地埋藏在記憶裡,再不曾被提起。他心裡明白,曾經尊奉為神的上美廠已經不復存在了。此後,看著中國動畫從神壇下越走越遠,他選擇隔絕這個國家,閉口不談。

對待中國動畫,他的心情是複雜的,一方面對原有的輝煌歷史懷念不已;另一方面卻對動畫創作者急功近利的態度深惡痛絕。這種失望,體現了他對中國動畫的愛之深和責之切。就像他不能容忍自己工作室的製作者馬虎對待一副原畫的繪製一樣,不能容忍中國動畫在新體制下,一味地追求利益,製作呆板,忽視創新。

時隔許久,日本的動畫走向了世界之神的地位,而反觀中國動畫行業,卻接近凋零,前幾年的《熊出沒》《喜洋洋》等模仿《貓和老鼠》的套路反被噴,看到日漫不錯又照搬式的盲目磕頭崇拜,在利慾薰心之中逐漸迷失自我,爾今,中國已經再也不能找到一部能被人津津樂道的動畫作品了,而宮崎駿依然秉承著自己的理念描繪著心中的童話王國:

「如果要說的話,和什麼都不做就是了相比,在製作中死去要好很多。」

日本的動漫王國不是憑空而來的,是一代又一代優秀的製作人在艱苦環境中埋頭創作而成的,宮崎駿就是其中之一。他不是藝術家,在我看來,宮崎駿就是一個喜歡穿圍裙的匠人,平和地描繪自己心中的每一個童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