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跑去修女直播間懺悔的,都是些什麼怪咖?

张1 2022/06/29

賽博時代,WiFi不知不覺已經代替了陽光,成為水和空氣之外的第三生命要素。而在國外,通過Twitch直播進行在線懺悔,可能是實現「信仰」的最新流行趨勢。

打開手機,選擇自己心儀的姿勢躺好,舒舒服服地在家懺悔你最陰深、最黑暗的罪行,不用一路長途跋涉到修道院麻煩神父修女,WiFi會引導你心向光明。

這聽起很荒謬,但沒關系,暢所欲言就好。

畢竟網上的修女都是女主播假扮的,你的故事也不一定是要真的。可就算只是直播間的逢場作戲,一旦披上信仰的外衣,事情就會變得不一樣。

Niki是Twitch上名不見經傳的小主播。

平時的直播鏡頭身后就是她的臥室,小柜子里塞滿了像是寶可夢、塞爾達豬頭人、悲傷蛙什麼的小物件,甚至還有個暴雪的洋蔥小魷。

墻上掛著的畫像則來自漫畫家 矢沢あい 的作品《NANA》,一身的大花臂,看起來是個很朋克的個性女孩。

然而最近一張她身穿修女服的梗圖卻在網上火了,你也許已經在互聯網某個角落見識過,并疑惑過。

事情要從一次直播整活開始說起。

(由于《談天說地》板塊的競爭非常激烈,總要整點活才能脫穎而出)

某天,有一個名叫「Q」的英國人,進入了Discord頻道的麥序,他在Niki的直播間里回憶起自己13歲時和父親出行釣魚的經歷。

Q這天沒有空軍,幸運地釣上了一條魚,盡管他的父親覺得魚還小,催促著他把魚放生回水里,但他最后還是決定留下來。

「我和這條魚好像有某種聯系」,Q告訴Niki,「它的手感非常好,感覺就像是為我量身定做的一般。」于是Q把魚塞進了褲襠里。

很顯然,魚沒有水會死,死之前會掙扎,掙扎著在男孩的百慕大三角跳動,那感覺像在做某種口部運動一樣,對年少的Q顯然是相當特別的經歷。

后來Q把沾滿液體的魚放進了迷你冰箱里,陸續使用了一個星期,直到被自己的父親發現—— 這段在線懺悔的經歷可能是Niki直播間里最出名的梗。

去年10月28日,Niki把視頻錄像發布到了TikTok上,并配文「he did WHAT to a fish?」,沒想到 5個月之后才意外翻紅

視頻被人發掘后,轉載到各個外網論壇里,一夜間混亂屬性的網絡樂子人全都知道了 魚的典故。也因此讓我對網上的「修女在線懺悔」這件事產生了興趣。

(圖源水印,也是整活)

直播整活時Niki身穿修女服,脖頸戴著念珠,嘴里時不時品著the blood of Christ(說是耶穌之血,據說是一種電子煙),看起來有模有樣的。

整個懺悔告解過程里,她一直保持著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盡管不是真的神職人員,這只是平凡無奇的互聯網角落發生的一場Cosplay秀,但Niki還是進入了角色,對所有來訪者進行了簡單的勸慰。

網友坦白罪行時,屏幕中央會打上懺悔者的名字。一旦懺悔結束,直播間觀眾就會在聊天框里投票決定他們是否「值得救贖」。

——如果不值得,就會被扔進地獄的烈焰,如果值得,就會被送進天堂。

(地獄向左,天堂向右。很顯然,Q的結局是左邊)

另一段Niki的視頻,好吧,這也是個怪咖。一個名叫「TK」的人在她直播間坦白,自己在中學時上了最好的朋友……的狗。

那天兩個人游戲玩累了,一起過夜,凌晨3點左右,朋友先睡著了,他開始在Snapchat(一種閱后即焚的社交軟件)尋找女孩們的澀圖打手槍。

關鍵時刻,朋友的狗恰好走進了房間,于是狗狗在交火中不幸被擊中了,「我不得不把它帶到外面,用水管沖洗它。」

毫無疑問,TK最后的結局是被扔進地獄的烈焰中,如同其他參與直播的懺悔者們一樣,沒有任何例外。

這些在線懺悔的問題通常都跟身體發膚的困擾有關——說的好聽,其實就是屎尿屁的下三路危機,又或者是賢者時間的手沖感想……

你們懂的,國外的網絡變態是真的變態。每個人的秘密都有所不同,為了戒色而來到直播間,沒人知道修女們即將面對的故事刺激程度有多高。

身懷憐憫之心的慈悲職人,代表神給予寬恕,讓世人明白「浪子回頭金不換」的道理,于此同時,也是對自己身心的磨練,見識了這個世界的參差。

有意思的是,現實里修女自帶禁欲色彩,在網絡上卻呈現一種別樣的風采,就跟夫妻床底間的情趣護士裝、成人電影里的JK妹(指20歲以上)一樣,帶著琴瑟剝削的意味。

而像Niki這樣COS成神職人員進行整活,進行在線懺悔的主播其實還有不少,除了修女,最另類的要屬PaymoneyWubby扮演的教皇。

Wubby在Twitch上有54萬的粉絲,YouTube上也有37萬的訂閱,算是個外網大主播,他在自己的直播間里,扮演起了教皇的角色。

身穿紅白相間的長袍,頭頂紙糊的金邊教皇帽,挺著啤酒肚緩緩地走到鏡頭前,而他的修女助手Alluux也是由一名女主播。

只見Wubby緩緩接過修女遞來的圣水,誓要幫助前來傾訴的民眾洗滌心靈。

順帶一說,這瓶圣水是Grey Goose(法國灰雁,調酒常見的一種伏特加)。

尋找Wubby告解的對象往往也是主播,你可以看作是國內的直播PK形式,一左一右將屏幕對半分開,難得畫面還做了些特效,還原了神職人員的日常。

每天窩在陽光透不進的小黑屋里,一本正經地危坐在格網后面,耐心聆聽著人性罪惡的秘密告白。

有人因為哥哥弄壞了Xbox手柄,拉屎后拿他毛巾擦屁股來報復的,有人在家偷偷看美腳小電影,被自己妹妹和她的朋友們撞見的……實在太過惡搞。

于是我確信,主播扮演的假神父假修女們,應該是世上擁有最多故事的人,盡管這些故事大多來自別的人。

又通過在線懺悔的形式,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網友們奇奇怪怪的難言之隱。

(呼叫上帝)

寫到這里,我開始聯想到現實里附近的一座鄉村教堂。我老家在城市的遠郊,住的地方附近只有疏疏的幾簇住宅,到處是綠油油的菜圃,沒有那種大都市的繁華。

從小鎮的主干道拐個彎,順著鄉間小路走一段,就能看到木然孤立的教堂建筑,像是舞台上的布景似的,是鎮上難得一見的光景。

可能因為小路旁幾乎都是磚瓦平房,所以教堂墻壁姣好的粉刷成色,在附近荒草的瓦礫堆襯托下顯得格格不入,有一種別樣的虛幻感。

然而我卻對此并無好感。這都要怪那屋頂上綴著霓虹的十字架,每到黃昏以后,在街燈如豆的黃光映照下,像是抹了血一般慎人,總是懷疑里面是吸血鬼和科學怪人的巢穴。

夜半歸家途經過,連帶著影子都顯得瘦長了些,想著「臥槽,也太嚇人了」,腳下的步伐都開始勤快。這種下意識里的趨利避害心理,導致我從小到大都沒在現實里見過正宗的神父,也沒見過正宗的修女。

不管是中國人的,還是外國人的,少女的,還是大媽的……盡管鄉村教堂就在離小區幾十步之遙的地方,卻像是個黑匣子,也多少對里外往來的人添了幾分懷疑,總覺得神神秘秘的。

等長大之后就更加不信這東西了,覺得都是尋找心理安慰罷了,但是看多了外國影視劇,多少也見過信徒告解的場景。像這種神職人員,時不時被人灌輸負能量,想想還挺窒息的。

也難怪MMO網游里有負責加血的牧師,還有能輸出的戒律牧師、暗影牧師。一些離譜的問題正常人估計都聽不下去,忍不住動手天罰可太真實了。

好在直播在線懺悔并不會產生這樣的問題——雖然也就圖個樂,但是主播畢竟沒法順著網線砍人,不是麼?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