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稀有物種」出現!兩部一月新番,描繪了每一個打工人都會經歷的人間真實

张1 2022/06/03

我一直認為,職場動畫是所有動畫題材中的一朵奇葩。

說起異世界,咱們會想起劍與魔法、漂亮還倒貼的各種亞人或人類美少女;說起科幻,咱們會想起高達、AI(美少女)、跨越星空的航線。

其他題材的動畫,大都有著這樣讓大夥喜聞樂見的刻板化印象「名片」。

而說起職場,這年頭,即使是最天真的大學生也不會對它有任何浪漫的幻想。

至于我這種已經步入職場的大齡二刺猿,看到這倆字更是血壓飆升。

我還記得上個季度的《前輩有夠煩》,寫作職場動畫,讀作異世界動畫, 因為現實世界中不可能存在這樣的職場。

然而,在今年的一月新番中,職場動畫這類稀有物種居然成對出現了。

而且,它們都不是《前輩有夠煩》那樣的「虛假」職場動畫。

即使其中一部中出現了「特攝英雄」、「怪人」這樣的虛擬要素,也是「沒有虛構,全都是人間真實」。

這倆動畫,一部是 《秘密內幕:女警的反擊》(以下簡稱《女警》),這位已經老面孔了,之前一月新番開播點評時就提到過。

另一部,則是 《怪人開發部的黑井津小姐》(以下簡稱《怪人》),女主角黑井津小姐在帶惡人(笑)公司裡負責怪人的開發工作。

更妙的是,這兩部動畫,分別重點刻畫了職場人士面臨的兩類困境。

讓我們先從動畫本身說起吧。

《女警》的主角是一位普通的交警,因為對基層公務員工作性質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而誤打誤撞成為了員警。

每天,她都被日常瑣碎的事務性工作淹沒,幹著純純的吃力不討好的事,時常懷疑自己的工作到底有何意義。

而《怪人》的主角是怪人開發部的職員,工作是設計開發與特攝英雄戰鬥的怪人。

她既要和有著重度拖延症的部門主管一同在死線上掙扎,還要應付公司各部門各領導對怪人開發工作的指指點點。

一份怪人開發方案,在公司各部門會簽徵求意見走一圈之後就面目全非,大領導一句話更是會讓她和主管又一次熬夜加班爆肝。

這兩位主角,一位在現實位面當員警,維護世界和平;另一位在特攝片場擔當反派帶惡人,專門給超級英雄設計敵人。

她們倆的境遇卻驚人的相似,經歷著每一個打工人都會經歷的人間真實。

不過,在本社·畜看來,女警和開發部職員所面對的問題,實際上是社·畜總會遇到的兩種不同的問題。

女警所面對的主要挑戰,是瑣碎的日常工作對熱情的磨滅。

有些日常工作做起來真的是毫無成就感,就像機器人幹的活一樣,更要命的是,這些活還有可能吃力不討好。

幹好了,沒有人會感謝你;幹得不好,一定會有人跳出來罵你。

職員的工作不是瑣碎的事務,而是一個具體的專案,專案有著明確的意義:生產出強大的怪人,打爆萬惡的假面騎士(笑)。

但是,這種「大活」會以另一種方式折磨你,首先你需要對抗的,就是自身的惰性,社·畜的企劃,學生党的大作業,總是讓人在die線前掉頭髮。

幹這種大活,die線往往就是第一生產力,不到截止日期,你寧願釣魚一整天空軍歸來都不樂意看這個項目一眼。

除此之外,由于這種大活通常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短則一季,長則數年(別問我怎麼知道的)。

俗話說,夜長夢多,在這過程中,大領導、各部門、各兄弟單位都有可能一時興起過來指指點點。

最開始制定的方案就像是任人揉捏的橡皮泥一樣,最後變成你都認不出的模樣。

總結下來,社·畜每天血壓升高的原因,無非就倆: 小活無聊,大活難搞。

小活像慢刀子割肉一樣消磨人的意志,大活如泰山壓頂般持續性地對人施以沉重的壓力。

《女警》側重于前者,而《怪人》側重于後者,對這兩種不同的挑戰,動畫也做出了不同的回應。

《女警》的第一集最後就用一個案例旗幟鮮明地點題了:

女主的父親曾經被交警罰過,而且還是在全家一起駕車出去遊玩的路上,這件事本來給女主留下了很強的心理陰影。

甚至,當她自己成為交警給別人貼罰單的時候,她都會因此產生愧疚。

但是,酒後吐真言的父親卻告訴她, 他一直很重視那張罰單,還把罰單供了起來。

因為,這張罰單時刻提醒他,不能違反交通規則,要安全駕駛,這一次的教訓,也讓他們家平平安安地度過了這麼多年。

這時,女主的上司就告訴她,員警的工作確實瑣碎而繁重,短時間內還看不到成果,但他們確確實實讓這個城市變得更加安全了。

《女警》的主線故事,就是警花上司這個責任感極強的前輩帶領女主這個小白在平凡的工作中尋找意義的過程。

雖然找到意義並不能讓瑣碎的工作變得輕鬆,但帶著意義去工作,就不會身陷一事無成的自我懷疑中。

這世上本來就沒有那麼多宏大的事業, 大多數人的成長,正是從接納自身的平凡開始。

面對磨人的大活,《怪人》給出的是一個不算解決方案的解決方案。

一開始,女主和主管因為拖延症而沒能在彙報前準備好方案,于是她厚著臉皮在全體高管面前開始信口胡謅、張口就來。

最後,她被迫親自上陣扮演怪人「尼斯」,而這個怪人的壓迫力,讓英雄都沒有出手的想法。

後來,她和主管拿出了一個成熟的方案「狼人沃爾夫」,他們爆肝設計怪人軀體,還讓怪人的人格在虛擬對戰中和英雄過招訓練。

結果,因為大領導的一句話,他們不得不把怪人軀體改成了狼妹美少女,臨時調試還調出了BUG:本來應該是鎧甲強化的技能變成了爆衣!

沃爾夫這個爺們的靈魂不得不屈居于女性的軀體裡,去和英雄對戰,並且因為調試BUG對著英雄直接進行一個爆衣。

沒想到,這個英雄的本體是個純情處男,看到這個刺激的畫面,直接大腦宕機,再起不能。

你寫的程式有BUG,但這個程式能跑起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了。

他們的第三個專案,就是一個公司內部各部門「合作」的專案。在徵求意見過程中,他們的企劃被改得面目全非。

他們最終還是把怪人設計完畢並交付生產了,大夥在慶功宴上紛紛鼓勵這個怪人好好幹,打爆對方英雄。

然後,這個看上去就很喜感的怪人在英雄面前沒能撐過5秒。

英雄表示,為什麼不帶個看上去更兇悍更能打的怪人過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英雄就是他們這幫怪人開發者的「客戶」,他才是怪人真正的「使用者」。

而客戶的要求,和他們初版的企劃沒什麼區別。

這種戲謔化的處理方式, 其實就是一種「擺爛」的態度。

反正大活肯定會戰線拉長,中途肯定會被各種人提意見,那咱就擺起來,你提啥意見我就按照意見改,最終出的成果不好也別怪我。

從另一個角度說,這也是一種「苦中作樂」的心態,大活最後的成就感和獲得感強,過程枯燥而勞心費神,所以需要這種樂觀心態來幫人捱過苦海。

這種心態不無道理,在我實習的時候,我的導師就教我一個口訣: 「急活快幹,大活慢幹。」

在工作中優先順序最高的永遠是急件,大工程的優先順序最低,因為這玩意本來就得不停地改。

確實,有時候「集思廣益」反而會出現反作用,但這並不能成為幹大活不徵求別人意見的理由。

因為,一個大活最終落地,影響的絕不止是打工人自己或者打工人所在的部門,而是整個公司,甚至是整個行業。

如果以獨夫之心一意孤行地推行,事後只會消耗更多的溝通成本。

這兩部動畫中的「上司」形象,也很得我心。

警花前輩翻臉比翻書快,還會背後嘴臭,但她業務能力一流,責任心拉滿,很能給人安全感。

刑警隊裡那些不良氣息慢慢的「臭男人」也關鍵時刻也很靠譜,站在嫌疑人面前就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怪人開發公司的智囊嚴于律己,思維清晰,對下屬恩威並重。

而且, 他本人比下屬還「卷」,出差路上還在辦公,還告訴女主說,別看他現在這麼忙,其實他只用了四分之一的腦力在工作,另外四分之三在休息。

酒店只剩下一間房,他也把那一間房讓給了異性下屬,自己去集體旅舍將就了一晚。

以我個人不算長的職場見聞來看,大多數的上司都是這樣的。

他們比下屬更拼,你工作中有什麼不懂的及時(這個真的很重要)向他們求助,他們也會給你兜底。

大多數的上司,其實都是好上司,遴選機制擺在這裡,上位的敗類不能說沒有,但占比肯定不多。

無論你是否已經走入職場,我都推薦一月這兩部堪稱臥龍鳳雛的職場動畫。

如果你是社·畜,那這兩部動畫一定會讓你直呼真實,一邊笑著看,一邊回想起自己工作中的酸甜苦辣。

如果你是學生,看看這兩部動畫,也能讓你對未來的職場有一個相對正確的認識,職場不像《前輩有夠煩》中那麼美好,也沒有知乎上那麼可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