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母性的敵托邦」:庵野老賊說EVA是「殺死」父親、NTR母親的故事?

漫酱~ 2021/09/12

各位,欢迎光临二次元世界!体验动漫生活,感受动漫情调,追求动漫爱情,回忆动漫人生。

隨著《EVA終》的上映,《EVA》這一系列作品也正式宣告完結。

舊TV最後的LCL之海,新劇場版最後的「沒有EVA的世界」,相比舊TV,新劇場版的結局可以說要溫柔許多。

也許,庵野秀明也在學著與自己和解,所以新劇場版中的碇真嗣才能與他的父親和解。

然而,無論是將全人類「榨橙汁」的《EOE》,還是一起奔向現實世界的《EVA終》,都有一種共同的情感貫穿其中。

而這種情感,便是 「戀母情結」

今天,我就想從新舊《EVA》開始,帶大家走入這個廣泛存在于ACGN中的「母性的敵托邦」。

在舊TV和新劇場版中,在真嗣身邊,都存在著三個「母親」的形象。

最初和真嗣相遇的葛城美裡就是「母親」之一,在年齡上,她就和真嗣差不多是母子輩,在職能上,她也扮演著真嗣的前輩。

舊TV中的葛城美裡和真嗣間更加曖昧不清,給了他一個 「大人的吻」

新劇場版中,葛城美裡一直扮演一個 「為真嗣的行為最終負責」的大人角色。

第二個當然就是真嗣的初戀綾波麗了,綾波麗是他母親的複製人,是一個和真嗣同齡的「母親」。

一度失去母愛的他,很自然地就移情到了這個和母親相似的神秘少女身上。

最初,他就是為了重傷的綾波麗不上戰場,才選擇坐上了初號機。

在新劇場版中,綾波麗對真嗣的回應要明顯不少,白麗為了讓真嗣不再需要坐上EVA,和零號機一起帶著舊傷迎戰力天使。

兩人在《終》中又在初號機內重逢了,白麗也明確了自己的心意: 她不想讓真嗣坐上EVA,因為這會令他痛苦。

至于複製體黑麗,那更是給了真嗣無限的溫柔與包容。

第三個「母親」,是寄宿著碇唯靈魂的初號機。我相信絕大多數觀眾第一眼看到這台機體的時候,絕對不會把它與母親聯繫在一起。

可是,隨著劇情的深入,初號機反而是最像「母親」的那個存在。

在舊TV中,每次真嗣陷入險境的時候,初號機都會發揮護崽傳統藝能,直接暴走,手撕使徒。

《EOE》結局中,真嗣蹲在初號機面前自閉,初號機都看不下去了,主動掙脫了束縛,朝他伸出了手,邀請他坐進駕駛艙。

可惜,丈母娘還是沒能來得及救下她相中的兒媳(笑),等真嗣駕駛神裝初號機登場的時候,二號機已經被分屍了。

新劇場版中, EVA與母親的形象的綁定減弱了。

完成補完後,真嗣本來都準備好自我犧牲了,這時候唯才出來,替他擋下了刺向喉嚨的聖槍。

總的來說,初號機象徵的,是母親對孩子的無條件保護與接納。

在竹熊對庵野秀明的採訪中,竹熊提到了一個小說《愛與幻想的法西斯主義》,庵野秀明從這本小說中直接引用了人名——相田劍介、鈴原冬二。

而庵野秀明更是直言不諱地承認了,舊TV本質上也是和這部小說一樣的作品, 就是真嗣「殺死」父親並NTR母親的故事

只不過,舊TV中的真嗣,直到最後都沒能長大。

即使有葛城美裡的「大人的吻」和初號機的主動伸手,他因為明日香慘死而徹底失去戰意。

最後,在「大白麗」的主導下,被動地完成補完。

新劇場版中,成長完畢的真嗣已經不是舊TV中那個迷惘的少年了,而老底被揭穿的司令,形象反而迅速垮了下去。

此時的真嗣,已經不再想「殺死」父親,他已經比父親還要強大了,無需通過「殺死」來逾越這一障礙,所以他們和解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