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表情包,比《孤獨搖滾》更懂社恐

张1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十月新番正式開播之前,相信大多數人都會認為主宰這一季日本動畫的作品當一無二,非《電鋸人》莫屬。

不過在這些動畫陸續開播,放送兩周之后(現在已經算是第三周了),制作精良的《電鋸人》因為「改編、3D制作、聲優選擇」等等問題被吵了個底朝天。

參考一下回落的評分,就知道有多少原作粉絲不愿意為《電鋸人》的動畫買賬。

《電鋸人》第1話niconico好評率;

參考《死神》第一話91.3%,《水星的魔女》第一話91.9%

不過如今《電鋸人》才剛剛播出2集,改編也只是推進漫畫的第5話,現在給它定一個「是非成敗」,總感覺為時尚早。

但既然又開了「十月新番」這個話茬,那就順下來和大家聊聊,在《電鋸人》被迫「跌下神壇」之后,接旗十月的另一部作品——

改編自芳文社「Kirara」系,講述4個女孩組建樂團,成長、改變,由CloverWorks制作的萌豚動畫——《孤獨搖滾!》

原作出版社「芳文社」相信大多數人都有所耳聞,知名的「萌豚工廠」,多份雜志延伸出的「Kirara系」成為了國內觀眾最喜歡的一類作品。

而動畫制作公司「CW」也可以算是我們的老朋友了,幾個月前,我們就曾在推送中聊過由它負責制作的動畫《更衣人偶墜入愛河》。

它倆合作之后, 《孤獨搖滾!》從一部國內籍籍無名的漫畫作品,直接搖身成為了當下最值得一看的動畫作品。

《孤獨搖滾!》單行本第一卷封面

不騙你,這部動畫最近存在感拉滿。

它不僅僅是在各個評分網站上壓過《電鋸人》一頭(雖然評分沒啥用),而且在正式播出之后,直接占領了貼吧、微博等社交媒體,甚至活動地點都設定在「下北澤」這個充滿了故事的地點。

「下北澤」這個地點來源于捏他的搖滾樂隊,后面會說

不管你看沒看過《孤獨搖滾!》,讀沒讀過它的同名漫畫,我相信在最近這兩天你一定刷到過那些,從《孤獨搖滾!》中截出來的表情包。

就算之前沒有刷到過,看到這里也算是走了一遭,認識了這個粉色頭髮,簡單扎了一束發辮的可愛女孩。

這個可愛女孩的名字叫做 「后藤一里」,她是《孤獨搖滾!》的女主角。

先別急著「初見、可愛、單推」,上面那些有趣的表情包只是動畫第1集。看完第2集,你就能發現,這個可愛女孩的的精神狀態可能并不是那麼的穩定。

得益于這個,「一里」一個人用一集,就能湊出別人一個季度,12集顏藝數量。

雖然表情包和顏藝加在一起數量有點夸張,但這還不完全是《孤獨搖滾!》成為10月頂流的原因。

真正讓這部動畫成為話題中心的,是主角「后藤一里」身上帶著阿宅們最容易代入的一種屬性——「社恐」。

「后藤一里」是一個渴望能和別人建立聯系,但同時又帶有重度社交困難的女孩。

在和他人對話時,她常常會不自覺地語調變輕,會斷斷續續,會用「啊」緩解自己的尷尬;

在面對陌生人,與之交流的過程中,她不敢直視對方,總是在下意識中回避著迎面而來的目光。

她會習慣依附于SNS私密的環境,習慣性地在沒有他人所知的小圈子中偽裝著自己。

但同時,她又希望能在現實中找到與自己志同道合的好友,和她們一起留下屬于自己的回憶。

她會自己帶著搖滾樂的CD,規整地擺放在桌上,會背上特殊的帆布包,在上面別滿樂隊的吧唧。

就是這種「社恐想在學校中,彰顯身份,求一個志同道合,又不敢出動出擊,最后畏畏縮縮」的經歷,觸動了不少屏幕前的觀眾。

誰還不是一個社恐?

要知道,有這種相似經歷的,可并不一定是搖滾愛好者,她可能是一個喜歡動畫的二次元,她有可能是一個看小眾電影的影視愛好者,當然她也有可能是個持有獨特口味的游戲玩家。

她有可能是任何人,只是她有一點社恐。

可能看文章的你并沒有類似的煩惱,也許你是一個善于交際,能在飯桌上談天說地的陽角(開朗的人)。但看完這些,千萬別去質疑其他人是否有過類似這樣的黑歷史。

只要翻翻其他的社交媒體,就能發現在《孤獨搖滾!》開播之后,有不少社恐仿佛感應到了內心的召喚,說出了他們曾經拐彎抹角,想要被動尋求好友的經歷,有的人還嘗試了不止一次這種做法。

而《孤獨搖滾!》能讓社恐代入的,也不止有這種注腳在青春下的經歷, 還有許多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微妙狀態,等著「社恐」的觀眾去心領神會。

就比如我這樣的社恐,常常會中二地給自己設置一個供給交流的能量槽,消耗起來快得要死,話說多了都會從心里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勞累。

又或者翻了幾十本講「如何說‘不’」的電子書,希望下次可以坦然地對拒絕那些自己不想參與的聚會、那些不想額外負擔的工作。

但最后還是因為害怕他人的目光,害怕聯想拒絕之后產生的一系列胡蝶效應,委于「沒有勇氣拒絕」,接受了內心本來抗拒的事物。

聚會等很多事說不上「壞」,社恐們只是單純地抗拒

就是這些經過動畫制作組細致刻畫的「小動作」,讓我這個輕度的社恐人也擁有了可以代入的對象。

而在狠狠地共情之后,《孤獨搖滾!》也就順利俘虜了絕大多數像我這樣依賴網絡,在一定程度上逃避社交的觀眾。

可也正是因為《孤獨搖滾!》對于社恐的描寫實在是「太真了」,層層疊加之下讓它顯得有些用力過猛。

這種微妙的觀感,也導致了不少人看完《孤獨搖滾!》仍然難以將「孤獨」與「搖滾」聯系在一起。

自然而然,社交媒體上圍繞《孤獨搖滾!》又展開了類似,「社恐的人根本不會在遇到事情之后表現積極!社恐的人怎麼可能去組建樂隊?」之類的討論。

也順著這個想法,和大家更深入地聊一聊《孤獨搖滾!》這部作品。

《孤獨搖滾!》是一本芳文社出品的傳統4格漫畫。國內對于4格漫畫這種表現形式接納度并不高,誤解的程度完全不下于「回合制游戲」。

但也是因為4格漫畫的表現形式, 漫畫作者可以想將自己希望表達的內容拆分開來,分布在不同的單格,輔以歡樂送給讀者。

而4格漫畫天然的局限性,在動畫化之后反倒能讓動畫制作組不會被作品本身的特殊風格而被限制,做出自己的東西。

《孤獨搖滾》并不是那種「僅依靠角色自身魅力來保持作品趣味性」的清湯寡水, 而是一部帶有自身想法,在意角色成長,瞄準了角色成長弧光的作品。

原作者與動畫制作組的想法一樣,他們并不是想通過這部描寫「社恐」的作品,去區分出「陰角、陽角」的好壞, 是希望通過刻畫「后藤一里」這個在芳文社歷史上并不常見的陰角,去描繪一段足夠歡快的成長故事。

作品中的后藤一里雖然被稱呼為「陰角」,帶有嚴重的社交障礙,但她從一開始就同樣渴望「發光發熱」和他人交流,建立聯系,包括她接觸、學習搖滾的其實都與「社交」息息相關。

《孤獨搖滾!》的故事也是建立在這個設定上,一點點展開,不僅講述了一段駐場于Livehouse的日常,還以一個溫和的視角去注視后藤一里,講述了她逐漸克服內心恐懼,努力擺脫社交障礙的故事。

善意的理解促成了視角的切換

表達了《孤獨搖滾!》想要表達的一切

在后藤一里因為自己的社交障礙,擺出種種滑稽內容時,沒有角色會表現出真實、且令人厭惡的戲謔,這種溫和的善意貫穿了整部作品,正是原作者濱路晶想要表達出的內容。

反過頭來再看看「搖滾」本身,與「孤獨」的結合也就變得水到渠成。

「搖滾」脫出于20世紀40年代末期的美國,傳入日本之后曲風節奏更加輕快,沒有了什麼流淌在旋律中的鄙視鏈,和當時的流行歌曲結合的更加緊密。

這種本土化發展得非常快,20世紀60年代日本搖滾便在國內多位音樂音樂人的推動下誕生。

而完全演變成為日本本土文化之后, 搖滾本身的所帶的「政治屬性」并沒有變得寡淡,反而其本身的「反抗色彩」愈加濃厚。

濱路晶是懂搖滾的。著手創作《孤獨搖滾!》之前,她就一直熱愛日本本土的搖滾,作品中的4位主人公也是捏他自日本搖滾組合「ASIAN KUNG-FU GENERATION」(亞細亞功夫世代)。

他們在下北系被稱為Rock Band的代表

她將搖滾本身包含的「抗爭」重新詮釋為了一種自內向外的「改變」,而這種由抗爭解構而出的改變,藏在《孤獨搖滾!》的各個角落。

在《孤獨搖滾!》中,搖滾不是唱唱搖滾歌曲,彈彈吉他,在閑適的午后淺嘗一杯紅茶。 而是從自身憧憬中出發,尋求改變,激蕩自己實現夢想的一種王道萌豚。

《孤獨搖滾!》大火之后,有人翻出了今年1月放送的另外一部芳文社作品《Slow Loop~女孩的釣魚慢活》,在已經播出的劇集中找到了《孤獨搖滾!》客串的一張靜止畫。

此時的后藤一里沒有頂著紙箱,她站在露天的舞台上,彈著屬于她自己的搖滾,雖然依然沒有足夠的勇氣看向台下的觀眾, 但是能站在這里,對于一個害怕與人交往,有嚴重社交障礙的人來說,不也是一種奇跡嗎?

后藤一里帥氣的一面

我并不想將「社交障礙」當作一種病癥,我覺得它只是一種現狀,都還有改變的可能。

如果你覺得孤獨,如果你想要改變,我都建議你來看這本《孤獨搖滾!》,然后在某一天,尋找到那麼一兩首對胃口的搖滾,走出房門,

讓搖滾的聲音由惆悵到高亢,由枯疏到豐盈,由孤單而至張狂,讓孤獨搖滾!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