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御姐和牛頭人的網絡條漫,是怎麼統治互聯網的?漫迷:這誰頂得住!

张1 2022/11/21 檢舉 我要評論

前幾天看到一條新聞,說是日本三大漫畫出版商中的集英社和小學館專門設立部門,開始制作面向智慧型手機閱讀的豎屏網頁漫畫。

和傳統漫畫類似讀書的閱讀體驗不同,這種網漫是將每一格分鏡都縱向排列,以便在手機上輕松閱讀。

等等,這特麼不就是現在亞洲都很流行的網絡條漫嗎?

顧名思義,條漫就是各種豎著看的漫畫。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這玩意開始崛起。它和短視訊一樣完美的適配手機,也意味著條漫以后仍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條漫在誕生之初伴隨著很大的爭議:分鏡較為簡陋、場景難以畫出縱深,更無法表現跨頁漫畫的恢弘場景。如果把游戲圈鄙視鏈那一套帶入進來,顯然條漫就相當于頁游,位居漫畫圈鄙視鏈最底端。

可在接下來幾年里,這種漫畫形式卻越來越火,以贏家的姿態統治了互聯網。

所以這個曾經不起眼的「屌絲」,是怎麼一步步征服漫畫行業的?

條漫在近幾年崛起,從傳播的角度上,是一個很好的形式適應載體的例子。

廣義層面上,其實條漫比現代頁漫更早流行。上世紀那些刊登在報紙上的連續四格諷刺漫畫,和現在的條漫相比,只不過沒有「拉成條」縱向排列而已,形式上和現在火起來的條漫沒有什麼分別。

到后來,這類漫畫在雜志上爆火,還捧出了一批如朋弟,朱德庸等受到主流社會待見的漫畫家。前者原創了漫畫人物「老夫子」,后者更不用說,早期的《雙響炮》、《澀女郎》等多部作品被改編成影視劇,大概是在老一輩中知名度最高的中國漫畫家了。

但要追溯現代網絡條漫的起源,我們不可避免要把目光投向韓國。21世紀頭十年,韓國互聯網發達程度是比較領先的。除了對外輸出偶像和PC網游,內部某些行業也在崛起,形成了一套自產自銷的成熟體系。

條漫在韓國有個專門的名詞「웹툰」,即Webtoon網絡漫畫。在1996年,一位名叫韓熙澤的漫畫家上傳了韓國第一部網絡漫畫《無人島》。盡管在當時沒有掀起巨大波浪,但這種新興創作形式帶來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

到了2003年,漫畫家「姜草」(筆名)的作品《純情漫畫(순정만화)》在韓國爆紅,在那個年代就創下了6000萬的點擊量數據,正式讓這類網絡漫畫站穩了腳跟。姜草本人也被譽為第一代網絡漫畫家。

《純情漫畫》講述了30歲上班族金延宇和女高中生韓秀英之間的愛情故事,對日常生活簡單情感的溫柔描述讓其廣受好評。 不過比起漫畫內容,更重要是姜草的成功軌跡。他沒有接受過任何正式的藝術和繪畫教育,年輕時就立志成為漫畫家,但幾乎沒有出版社給他機會。直到2002年,他創立了自己的個人網站連載作品,卻一炮而紅,震撼了當時的漫畫行業一整年。

這一點其實非常類似網文創作:沒有頁漫那麼多的技巧條框,也不用擔心被出版商卡門檻。稍微學過一點畫的人,買一個手繪板練習幾天,就有可能畫出不錯的作品。當然這也不全是優點,因為會有大量粗制濫造的作品混水撈錢。但不管怎麼說,有更多作者和作品被人看到,永遠是件好事。

以姜草為代表的一批漫畫家大獲成功,讓他們網站采用的縱向滾動閱讀模式成了韓國網絡漫畫主流。同一時期受到Flash動畫的影響,全彩上色模式也流行起來,基本確定了如今的條漫創作雛形。

這部以前常在內涵段子上看到的《心靈的聲音》,也是韓國網漫的里程碑作品

頂流資本的入局更是推動了條漫大爆發。韓國排名前四的網漫平臺,完全被Naver和Kakao集團占領。這些網站有很多針對條漫開發的設計,比如突然下拉的動態視覺效果,或專屬bgm等。

韓國最大漫畫網站naverwebtoon

有趣的是,在韓國爆火的網絡條漫,大都會被優先改編成真人影視劇而非動畫。比如早年間許多人的青春回憶《浪漫滿屋》,或者是前兩年很火爆的《整容液》(后來也出了動畫)。所以有些時候,我們也在潛移默化中被韓漫「文化輸出」了。

另一邊,一些「不正經」的領域也在逐漸被韓國條漫統治。比如某些網站的排行榜上,御姐和牛頭人扎堆的韓國條漫已經開始占據半壁江山,以至于搜索韓漫默認都會跳出少兒不宜的聯想詞。

從「學術」層面客觀探討,條漫也確實適合拿來繪制成人漫畫。人類水平行走,建筑依地而建,從宏大敘事的角度而言橫向構圖的確是最優解。而「條漫-手機-縱向構圖」,看似是基于工具性的折衷方案,但也擁有人性上的依據:人臉、人身,均為縱向生長。

在成人漫畫中,人物是絕對的核心。長條狀構圖能夠強化對身體的描繪,突出飽滿的曲線和勻稱的肌肉。哪怕你看久了審美疲勞,也不妨礙第一眼更容易被這些作品吸引。

另外,和日本成人漫畫大都為短篇不同,韓國條漫走的往往是長篇連載路線,通過流量和訂閱源源不斷獲取收入,似乎也是門更加穩定的工作。

條漫的走紅似乎是一種必然,就像短視訊打敗長視訊那樣,人們的生活已經被大量訊息充滿,偶爾空出碎片化時間,去追求簡單直接的刺激也無可厚非。

然而去掉短平快的內容,條漫本身就一無是處嗎?

當然不是。我們時常會忽略一點: 作為一種新興的創作模式,條漫本身也在不斷進化,拓寬題材和表現方式。

戀愛題材條漫《蟬女》是一個例子。作者宮緣乾大量采用了有別于傳統的圓形畫幅,用大量窺視視角滿足讀者的偷窺欲望,也讓畫面中的角色更顯親近溫柔。

到漫畫后半段,作者更是大量采用了不規則畫框,用來映襯漫畫想要表達的主題:那些不被理解的愛情,宛如夢幻泡影。

條漫時常被詬病難以表現景深和大場面。但有《欺星客棧》這樣的作品另辟蹊徑,干脆把漫畫全部橫著畫,像是一幅恢弘的畫卷緩緩展開,人物動作連貫性極強,觀感又像是看電影。

《谷圍南亭》的作者墨飛老師,擅長利用條漫畫幅長的特點,畫出連貫性的超長畫面。此過程中,讀者一點點墜入作者營造的詭異場景中,需要逐漸下滑屏幕才能看到畫面全景,得出一種山水繁復柳暗花明的豁達感。

甚至是條漫薄弱的戰斗場面,也有漫畫家創造性地解決一個個難題。比如漫畫《醫統天下》中的一段戰斗分鏡,作者段言突破了漫畫框格的限制,不是以某一格為視角出發,而是把所有格子以完整統一的構圖來呈現,將邊框當做墻壁,兵器在「墻壁」間不斷反彈,最終斃敵于無形。

條漫確實給傳統創作技法安上了枷鎖,但同時也帶來了新的可能性,某種專屬于條漫的創作技法。

這也是條漫能夠持續受歡迎的原因之一,它誕生之初更像是段子的漫畫化,身上綁滿了娛樂性和社交性,似乎和高雅、藝術等字眼扯不上關系。

但當它逐漸成為主流,又有了太多的不確定性,在不斷創新和發展中,你難以猜到下一部作品能帶來什麼樣的閱讀體驗。

傳統漫畫愛好者也許瞧不上條漫,但它注定會興起。況且二者間未必是你死我活的關系,雙方完全可以彼此學習,順應著媒介和技術發展,展現更好的漫畫內容。

也許條漫真正的潛力,還遠未被完全開發出來。沒準有一天,從條漫中也會誕生出名留藝術史的創作者。

當然,如果它有朝一日遇到瓶頸,止步不前,也沒必要踩上一腳。畢竟一篇好的漫畫,有趣不就足夠了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