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畫家吐槽新生代「分鏡很糟糕」!漫迷:他有足夠的罵人資格

张1 2022/10/22 檢舉 我要評論

01.新生代漫畫家簡直糟糕透了

作為二次元發源地的日本,在過去近百年以來已經孵化出了數不勝數的漫畫大師,而這些大師也給我們帶來了無數內涵豐碩的創作,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小伙伴,也讓動漫產業成為日本的支柱經濟之一---

然而就在高度發展了將近一個世紀之后,日本的動漫界卻出現了一些不太好的聲音,其中最為知名的一定得屬庵野秀明的那句「日漫藥丸」,在這位動畫大師看來新生代的日漫簡直就是千篇一律的存在,也似乎扎堆往低俗的方向去內卷化了---

無獨有偶,又有一位日本漫畫家狠批新生代的創作,在言辭之間我們也不難品出「不知所謂」的意思。

此人名為奧浩哉,在自己的推特上接連發布4條怒批的言論,而它們也基本圍繞著「分鏡」這個事物來敘說----

「當下的漫畫是真的很難讀懂,我年輕的時候編輯不斷強調易讀性,而現在什麼都不說了嗎?反而動畫化之后更好理解了」

不僅如此,就在發完上述言論的十多分鐘后,奧浩哉又補充說明了自己的抱怨---

「兩個分鏡之間根本就沒有聯系,連背景也沒有畫只是簡單地擺擺動作,讓人不知道究竟干了什麼,現在的漫畫讓讀者腦補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在之后的一個多小時里,奧浩哉的上述評論也被很多人點贊和轉發,當然還少不了一些吐槽,或許在部分網友看來,奧浩哉只是眼紅別人的漫畫罷了?

鑒于此,奧浩哉又再次連續發布了兩條解釋內容---

「難讀是難讀,但大賣的漫畫也有不少人氣角色,再加上動畫化之后激增的銷量,編輯社也就不說什麼了吧?」

如上正是日本漫畫家奧浩哉對新生代漫畫的吐槽,在他眼中它們簡直就是「一塌糊涂」,也根本沒有把分鏡這種最基礎的東西給拿捏到位,當然同時他也認可了新生代存在著人設打磨能力高超的創作者。

看到這里,你或許會有這樣一個疑問: 此人究竟是誰啊?憑什麼他說的東西我們就要聽呢?難道這不就是一個恰似營銷號的漫畫家,通過嘩眾取寵的怒罵來吸引關注嗎?

不好意思,我的回答是否定的,因為奧浩哉不是一般的漫畫創作者,而是一名真正意義上的漫畫大家,以及他說的事情也確實收獲到一大批漫迷們的贊同。

02.奧浩哉究竟是誰?

如果你自詡是日本漫畫的喜好者,那奧浩哉的名號你就一定不可能不熟悉。此人出生于1967年,也在1992年的時候就憑借《變[HEN]》成名,可謂與鳥山明和富堅義博同輩分的漫畫創作者了---

當然,這里說的同輩分可遠不止是年紀,還有奧浩哉在日漫圈的地位。

自出道以來他便專注于「青年漫畫」,這是一個受眾遠不及「少年漫」的圈子,但能在青年漫中大獲成功的作品一般都是內涵滿滿的存在,而奧浩哉的創作正是精品中的精品。

比方說2006年創作的《忘憂草的溫柔》,奧浩哉將主角設定成一位廢柴宅男,此人自母親離世之后就從未踏出過房門半步,起居飲食通通由年邁的父親照顧,而日常的愛好就是沉迷在漫畫和網絡游戲之中---

然而對男主來說,他的父親也只是一個工具,他不曾對他有過任何的感情,以至于父親因病逝世之后也都沒有出現在葬禮,一直蝸居在自己的寢室之中。

隨后故事緩緩展開,講述廢柴男主和年輕繼母在同一屋檐下的生活,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感受到了家人羈絆的重要性,以及看到了男主從窩囊廢到再度步入社會的整一個轉變過程---

如果你們對日本社會有所了解,那應該清楚自90年代中期以來這個曾經輝煌過的民族也因為經濟泡沫的崩潰而陷入到了《低欲望社會》之中,并涌現出了一大批恰似漫畫男主的廢柴宅男。

比如素有日本第一宅男之稱的真樹,此人自1998年開始就蟄居在寢室,連續十多年未曾步出過家門口---

可以說《忘憂草的溫柔》就是一部抨擊日本社會逐漸走向扭曲態勢的漫畫,而奧浩哉通過引人入勝的創作能力呼吁阿宅們重新發現生活之美,不要繼續淪為社會和家庭的負擔。

再接著我們還能看到奧浩哉創作過的《犬屋敷》,該作描繪了一個青年和一老頭在意外獲得外星力量之后(成為了超強的機器人)所選擇的不同道路,來揭露出「科技力量是中立的,但人心卻是有好壞」的道理,借助地球被毀壞的劇情來警惕人類對科技力量的濫用---

在此之后我們甚至還能看到《SL都市》這樣的科幻經典,但凡觀看過的漫迷都無不表示劇作的腦洞驚人,也無不驚嘆奧浩哉的創作實力。

各種先進的科幻設備就別說多炫酷,也別提究竟給后世的科幻電影提供了多少借鑒力了---

那些在劇作中動不動就好幾百米高且招式怪誕的角色,可真沒少讓漫迷體會何為究極恐怖的觸動。在我看來,好萊塢的《環太平洋》也一定沒少借鑒這部日漫呢---

​​​​​​

可以說如今的奧浩哉已是日本漫畫界殿堂級別的漫畫家,而此次他的這番批判也就可以歸屬為「苦口良藥」,措辭確實嚴厲,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能讓大師開口,那也必然代表著日本漫畫界的危機已經達到水深火熱的程度了。

就比如網友在評論區分享的兩張對比如,左圖是豐太郎的分鏡,右圖則是鳥山明的創作,很顯然前者根本看不出是鞭腿(很多人以為是出拳),而后者則能將整個戰斗過程給簡明清晰的詮釋出來---

再比如說富堅義博在《獵人》的分鏡,甭管是在凌亂的畫面于老賊的加持下也都能夠流暢且清晰地展現---

反觀新生代的漫畫創作者,又有多少人還會在意分鏡之間的連續性呢?尤其在當下這個連編輯社的負責人也都只以人氣論成敗的局面之下,日本漫畫還可能重回到昔日的高質量的時代嗎?

03.最后

當然,日漫的未來究竟會導向何方我是不太清楚了。

但有一件事情我是能夠肯定的,只要這個行業依然存在諸如庵野秀明和奧浩哉這樣既有能力,又有社會抱負的大師,那日漫就不可能有「完蛋」的一天---

只希望日漫的再度崛起能夠盡快到來吧。


用戶評論